VictorGoh对美已麻木

VictorGoh对美已麻木Victor的毒舌功,教许多领教过的人大呼受不了,但只要细嚼回味,你会发现――他把金钱放入你的口袋,你赚到了!认识Victor是在一次的海外拍摄採访,对他的印象很深刻,这一个身材“娇小”的男人,戴着大大的黑框眼镜,喜欢穿窄窄的裤子,双脚夹着人字拖,在人群中让人很难忽略他的存在。曾经和Victor聊过的人都知道,这个男人的毒舌程度,简直到了令人想要狂揍他一顿不可,可是当你和他进一步交流,再细想他所说的每一句话,你会赫然发现,他无时无刻都把金钱放进身边的人的口袋里,前提是你懂不懂得去拿?这,是程度问题。“常常有摄影师问我,为甚幺要让模特儿穿这样的衣服?这样的造型这样的化妆,能拍一辑美丽的照片吗?可是很多摄影师没有想过,做我们这一行,以客为尊,怎样去说服顾客接受我的意见,顾客可能来自和我们不一样的世界,过着不一样的生活,让他们认同我们的时尚触觉,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满足感。”问Victor甚幺是美?他笑说:“我对美已经麻木了。要拍出一辑美丽的照片,适合的拍摄地点、美丽的模特儿、华丽的衣裳、恰到好处的灯光、无懈可击的妆容,按下快门,出来的效果肯定美,可是那是甚幺?就是一张又一张的图片而已。”Victor攀到今时今日的地位,经过他设计造型拍摄出的美丽图片,全部沖晒出来,大概可以把一个人淹没再淹没,所以对工作上的满足,并不在只被表面的美丽迷惑,他开始要深入地和顾客沟通,提昇顾客的时尚品味。“那感觉就像说服一个老婆婆去接受时装表演,同时让她深深沉迷在当中的美丽!”吊高卖‧吃亏的是自己Victor的工作,最需要的是沟通,偏偏,他是个爱拌嘴的人,于是常常在和顾客沟通时格外的有“火花”。“我曾经为一本杂誌拍摄特辑,那是一本我看不起的杂誌,我觉得那种充满八卦的杂誌,简直不知所谓。可是我做过市场调查,发现那本杂誌是全马销量最高的,其他语文的杂誌的销量都比不上这本杂誌。”拍摄前Victor和杂誌主编开会,了解对方要求怎幺样的照片?结果主编说:“你不要问我要甚幺,我不懂,我只能跟你说要拍的这些照片,不是给我看的,也不是给你或者你的朋友甚至你那个圈子看的,而是给我这本杂誌的读者看的。”Victor想了很久,觉得主编说得很有道理,但他又怎幺知道这杂誌的读者群要看些甚幺呢?“当然是我妈妈妹妹这些人会看这本杂誌,当时我也接受了这本杂誌的专访,出炉后我翻看了,不觉得有甚幺特别,就是些简单的东西,可是当我回家乡的时候,那感觉给我就好像是个大明星一样,全部乡亲父老走出来很高兴地说在杂誌看到我,为我骄傲。”这一趟的合作,让Victor发现,即使一本便宜低俗的杂誌,只要有读者有销售量,就是一本好杂誌!他笑说:“有些摄影师会问我,为甚幺要选择为非国际性的时尚杂誌工作,我就知道,这个摄影师没办法在这一行生存。专业的首要条件,就是一定不能尽挑理想中的工作,即使是最顶尖的摄影师,态度不对,就很难在这行生存。”换鉋道‧横扫橱窗设计奖20岁至28岁的黄金岁月,Victor把它挥霍在五光十色的新加坡时尚圈,那8年,他的身份是服装设计师,在那一个圈子,他学会了甚幺是“炫”,甚幺是爱慕虚荣,也目睹了不少的堕落。“那个时候其实我很想回来马来西亚,可是我找不到理由,我不甘心就这样回去,就给自己订下一个目标,我要赢得一个设计师奖才回来。结果,我赢了4个。”目标达成,Victor连奖杯也不屑拿回来,他的能力与才华已获得验证,所以不再有所留恋。回来马来西亚后,Victor开了自己的时装店,那是1987年至1989年期间的事,马来西亚的时尚圈子开始活跃,人民开始懂得买时装设计师的创意。他说:“在我之前,本土时装设计师并不多,所以很多歌星明星都是我的顾客,那几年,我红得很快,当然当中也付出很多的努力,可是渐渐的我看见,红了以后,人与人之间的关係变得複杂而多变,我不想过这样的生活,我决定离开。”再一次没有任何留恋,Victor放下如日中天的服装生意,到一间超级市场做艺术总监,学习各种行政技巧,也学习各种橱窗设计。每一次投入工作,都会让他忘我,也因此横扫了各种佳节的橱窗设计奖。“做了3年的艺术总监,我总是觉得那些为我服务的公司做形象设计的,总是少了一点甚幺,于是我自己慢慢接手来做,也开始了我的时尚造型师生涯。”遇贵人‧马来导演给机会Victor的人生中,常常遇到小人,也遇过不少贵人。第一个真正带他进入造型师这行的,是一名马来导演。“那是我也不知道甚幺是造型师,可是因为我会设计,也会裁缝,所以导演选了我,由于拍戏的服装常常是赶着要,我就一整天在片场候命,有时候看到演员的妆容不对服装不对,我会直接给意见,我并不知道片场里导演就是神,我只是单纯的给我的意见。”导演看见了Victor的光芒,诚意的邀请他留下来担任造型师。他笑着回忆:“当时我导演说给我100令吉一天,交通费另外算,当时我是个连英语都说不好的小伙子,当然愿意做啊!”就这样,Victor开始接下一个又一个的工作,名气就这样打开,成为马来西亚首屈一指的形象造型师。“很多年后,我在一场工作重遇那名导演,他很热心地要我坐在他的旁边,因为他还在担心我听不懂英语,坐在他旁边他可以为我翻译,直到我站起来以英语作解说,说完,他马上站起来,还叫在场开会的每一个人都起立鼓掌。”成功绝非侥倖,在一路走来的路中,Victor付出比一般人更多的努力,今天才能够在绚丽的舞台上,站稳脚步。“再来一次!”Victor最喜欢的,就是这四个字。这四个字,让他的人生过得比任何人都精彩,却也让家人皱起了眉头。“我家人都觉得我赚了很多钱,可是到今时今日,我还是穷鬼一名,因为我把所有的钱都花在旅行跟体验生活上。我喜欢再来一次,就是让人生再来一次。”38岁那年,Victor突然又想“再来一次”,于是就把房子车子家具衣服等等所有可以变卖的都卖掉后,买了飞往英伦的机票,就这样离开了。“我在伦敦找了朋友,在那里逗留了一阵子,然后想起有个朋友在苏格兰,就坐火车去苏格兰住了一个月,又觉得很闷,就看看当地的旅游促销,发现到美国纽约的机票很便宜,就买了机票,还告诉我的朋友我会在3週后回来,结果这一呆,就是3年。”那3年,Victor在纽约做了甚幺?“甚幺都没做,就是生活,真正的在生活,当然有做一些衣服售卖换取我的生活费用,其余的时间,就用来和纽约客相处。”最难忘的日子,就是在纽约的生活。“巴黎是美丽的,纽约却是丑陋的。没有一个人是真正的纽约人,每一个都是纽约客,要在纽约生存,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,我在纽约用了3年的时间,只是在学怎样做人。”离开纽约后,Victor再一次回到自己的故乡马来西亚,带着全新的自己,没有从前的狂妄自大,但风采依旧,继续在马来西亚时尚舞台,发光发亮。后记‧爱死了童装裤Victor是个很有趣的人,发生在他身边的事,他说来会让人捧腹大笑。大马着名设计师李坤辉(Khoon Hooi)是Victor的好友之一,两人常常结伴去购物买衣服,有一天,两人同时看中一条裤子,试穿后都觉得非常好看,可是店员却木无表情地对他们两人说:“你们的确穿得下这裤子,可是两位先生,这里是童装部,就算合穿,年龄也不适合。”于是两人灰头灰脸地离开,可是隔一天,Victor就忍不住打电话给李坤辉说:“我忍不住又走回去买下了那条裤子,我真的爱死他了。”在电话的另一端,李坤辉则答说:“其实,我也是!”对Victor而言,时尚并不是一种硬性的配搭,当时装穿在身上,会让一个人快乐,那一袭时装,就是你专属的绝配。/SE7EN‧报导:梁盈秀‧2010.09.26